无障碍 | 中文 | English | 日本語 | 한국어
 
首页
信息公开 政民沟通 政务服务 招商引资 融媒体
高新动态 首页 > 信息公开 > 政务资讯 > 高新动态
印象红岛丨百年淋花(上)
发布时间:2019-03-27

  

  

  

  每年正月十五,在红岛经济区红岛街道的邵哥庄都会举办各种传统庆祝活动,其中最隆重的莫过于拎淋花表演,每年都会吸引众多市民前来观赏。拎淋花是邵哥庄社区传承下来的一项特色民俗表演,据老一辈人回忆,至少有五百年的历史。一根杆子拴着一筐木头和生铁片,点燃之后抡起,生铁经高温熔化之后,铁水打在地上溅起的火星,看起来就像花一样盛开,因此称“淋花”。

  李延金是邵哥庄拎淋花表演队伍中年纪最大的老人,几十年没拎,这几年又重新回到表演队伍,担任幕后技术指导。去年的拎淋花表演,他带领的队伍获得二等奖。

  红岛街道邵哥庄社区居民李延金说:“六十四了,我这还干这个营生,人家就在个四十多岁、五十多岁。不过我做吧,我也不上去拎,我光给他们装起来,让青年人来拎。体质不好的不能做这个营生,全得体质好,这个东西出力。”

  今年元宵节当天天气不好,拎淋花表演也比往年开始的早,人没有往年多。夜幕降临,邵哥庄东边的小广场上,一阵绚丽的烟花秀之后,拎淋花表演陆续开始,李延金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。今年参加表演的有11支队伍,每人一块地方。和李延金一排,最东头的是张喜庆,他也是邵哥庄众多的表演者之一,去年表演中他获得第一名。

  拎淋花是一项体力和技巧并重的手艺,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套评判标准,花大、持续时间长,就是成功的淋花,这也是评奖的重要依据。李延金和张喜庆二人各自有团队,为了今天的淋花表演,他们早早地就做起了准备。

  木材和生铁是拎淋花重要的原材料,原材料的好坏直接决定着淋花的成功与否。今年李延金选用木质坚硬,火旺的槐木作为原材料,并且想采取一种自己没尝试过的新办法。已过花甲之年的李延金如今很多事情都交给儿子去做,自己则只进行关键步骤的指导。离拎淋花表演还有两天,李延金决定趁着天好将木头烧一烧,去掉多余的水分,在表演当晚能有更好的效果。

  李延金说:“把它们(木头)烧的看不见新鲜的就差不多了。”

  接近20分钟的燃烧,木头全黑,此时要用拉回来的土灭火,防止木头烧得太过,影响淋花效果。

  延金说:“干这个的都希望做好了,人家说谁谁做得好,谁谁做的淋花连个花都没有,我想着就把它做好,让人家看滋(高兴)了,李延金做这个淋花,花真好!”
  长度均匀、粗细相仿的长短木头都要进行这个步骤,土里还散发着余温。烧得黝黑的木头整齐地码在蓝色筐里,等待元宵节晚上的绽放。

李延金说:“但是找那个锅费事,现在找个生铁锅真费事。”

  拎淋花的另一种原料生铁,是决定出不出花的关键因素。生铁一般都是从家里常用的铁锅中获取。

 

  李延金说:“现在要找一个锅铁,生铁必须是20年以后的锅才能好使。最近出这个锅铁不好使,里面含铁多了,生铁少了就是没有花。”

  生铁锅传热均匀,比较脆,熔点低,所以生铁锅是拎淋花最佳的原材料。如今家里常用的锅,多以熟铁锅为主,拎不出花。李延金和张喜庆这些传统手艺人,既要面对原料难取,又要面对欣赏水平逐年增高的观众,他们将如何面临应对新的挑战?请您继续收看微记录片《印象红岛:百年淋花(中)》。(宣推办)